| 网站首页 | 本社介绍 | 新闻集粹 | 领导讲话 | 参政议政 | 组织建设 | 学习研究 | 社员风采 | 
 | 社会服务 | 文苑撷英 | 入社申请 | 思想建设 | 社内精英 | 南岭书香 | 历史回眸 | 艺术天地 | 
  您现在的位置: 九三学社广东省委员会 >> 南岭书香 >> 新书介绍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站 内 搜 索
“尽精微”方可“致广大”
——读祁小春博士新著《山阴道上:王羲之研究丛札》
作者:书法报白…    南岭书香来源:书法报    点击数:6843    更新时间:2010-1-22

 

学术的进步,一方面取决于研究内容的深入,另一方面则表现为学术方法的更新。日新月益的时代,学术方法同样应该推陈出新。但是,在学术研究过程中,针对研究对象的特点,选择适当的方法研究,其实是最为重要的。

中国传统的学术研究以重疏证的汉学和重达意的宋学为两大流派。由此,考据和义理成为传统学术最基本的研究方法。“考据”的方法,以辨音析字及核实校正文献史料等为主要内容。汉学从辑补、校正、训诂入手,从而形成了重考据训诂的研究方法。“义理”之学,是区别于经文考据、重于经义阐述。宋学摆脱汉学的章句之学,从经书的要旨、大义、义理着眼,去探究其丰富的内涵,阐释微言大义。时至清代,乾嘉学派主张“义理、考据、词章”的划分,主张学习汉代学者用实事求的态度阐明典籍古义的方法,用以纠正宋明理学的空疏弊病。到了民国初年,王国维强调在学术研究上既能实证分析,又能理论概括,从而使传统学术臻于自觉地位。而一场“问题与主义”之争将学术研究逐步引向了以“立论”为先导的学术路向,由此开辟了以理论观念为支撑来统领学术研究的新的方法论构架之先河。与 “考据”、“义理”不同,“立论”的方法突出强调研究者在行文之前要有明确的研究立场,有“论”可依使得一般的学术论争可能转换成为的关乎立场的世界观之争。现代学术史上的很多论争,都与“立论”的方法论相关。而近三十年来,学术上迎来了中西汇流,各种主义涌入中国,诸如,“存在主义”、“新康德主义”、“新历史主义”、“结构主义”、“解构主义”、“女权主义”等等。新的思维模式的转变促进学术研究方法的创新,众多学术成果应运而生。

当前学术成就硕果累累,从学术研究的方法来考量,传统的“考据”、“义理”、“立论”逐渐淡出学人视线,取而代之的是对各种新方法、新角度的厚爱和眷顾。时下学人有一种关注大事件、思考大问题,遗忘小问题、忽视小角度的倾向,导致文章中出现“高深莫测,大而化之,玄之又玄”的文风,这不免让人深感缺憾。然而,当我拜读由中国美术学院出版社出版的祁小春博士的新著《山阴道上:王羲之研究丛札》后,有种“芥子纳须弥”的开阔境界。

只要您对当代书法史略有了解,就一定会知道著者祁小春。二十多年来,他始终如一地在书法史的沃土上辛勤耕耘,如今堪称国内外王羲之研究领域的佼佼者,是广州美术学院的知名教授。还记得两年前,小春博士曾以洋洋巨著《迈世之风——有关王羲之资料与人物的综合研究》(台北:石头出版社,2007年)而享誉书法理论界,从文献学的角度对王羲之的史料仔细爬梳,为时下的书法史研究做出良好的示范。此番再次发力,不知将以何种角度阐释王羲之——这个中国书法史上的头号人物。

《山阴道上:王羲之研究丛札》,既为札记,便从小处落笔,采用以小见大的方法,在不为人注意的地方着墨,为“尽精微”的佳作。全书分为上下两编。上编是关于《丧乱帖》、《兰亭序》以及王羲之尺牍的专题系列研究,下编为三篇研究论文。正如作者在自序中所说,“上编收录的研究札记多为一些细小琐碎的问题议论。倘若籍此而以小见大,引发出较深层的问题探讨,更于此有所发明,亦不失为一种有益的研究方法。”我以为,这正是一种“尽精微”而“致广大”的探索与努力。且看,《王羲之为何“不欲触雾”?》,因为“雾气”不属于惯常的问候语,由此产生疑问,经过很多史料考证,由“触雾”引发魏晋时期的特定文化;《试解晋人尺牍首行字迹偏大现象》一文,反复枚举多种尺牍图版,进行对比分析,从文字内容、书写字体、书信保存方式等多个方面进行考证;《从“迟”字推论得〈远嘉兴书帖〉之伪》中因“迟”字不合乎王羲之尺牍常见的释义,而判断《远嘉兴书帖》可能作伪……这些观点都是从常人不经意处入笔,想前人所未想,发前人所未发。

笔者以为,《山阴道上:王羲之研究丛札》的成功之处,除了“小中见大”的方法,更重要的是考据方法论的采用。这种真正从史料出发,讲求朴实文风、细致推理、严谨考证、有力阐述,全无大而无当的臆测,是真学问、大学问,值得推崇,值得称道。时下的学术研究,汲汲追求西学某某理论作为支撑,小春博士的新著,如春风化雨般为当下的书学研究注入一汪清泉,给人以“绚烂之极归于平淡”的审美愉悦。我们倡导“苟日新,日日新”的研究精神,但针对不同的研究对象,只有运用恰当的研究方法才能实现学术研究的初衷。对于传统的书学研究尤其如此。本书的成功,不正是表明了研究方法论上的“古不如新”、“中不如西”的片面与荒谬?

陆侃如在《中古文学系年》中总结文学史的写作,曾如是说:“文学史的工作应包括三个步骤:第一是本岸的工作—对作者的生平,作品年月的考定,字句的校勘、训话等。这是初步的准备。第二是史学的工作—对于作者的环境,作品的背景,尤其是当时社会经济的情形,必须完全弄清楚。这是进一步的工作。第三是美学的工作—对于作品的内容和形式加以分析,并说明作者的写作技巧及其影响。这是最后一步。三者具备,方能写成一部完美的文学史。”以此为鉴,窃以为,小春博士的新著为反思当下的学术研究方法提供了某种启示。

 

《山阴道上:王羲之研究丛札》,中国美术学院出版社,200912

定价45元。

(原文刊载于《书法报》及《书法导报》)

南岭书香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南岭书香:

  • 下一篇南岭书香: 没有了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