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本社介绍 | 新闻集粹 | 领导讲话 | 参政议政 | 组织建设 | 学习研究 | 社员风采 | 
 | 社会服务 | 文苑撷英 | 入社申请 | 思想建设 | 社内精英 | 南岭书香 | 历史回眸 | 艺术天地 | 
  您现在的位置: 九三学社广东省委员会 >> 学习研究 >> 学习研究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站 内 搜 索
教育的负效用刍议
A discussion about the negative effect of education
作者:珠海市委王家贵    学习研究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4698    更新时间:2009-6-9

                            

摘要:事物总是一分为二的,教育也不例外。出现在受教育者身上的居多问题,并不能简单地归结为教育质量问题。表现在知识分子身上的许多共性“弱点”实质上是教育负效用的体现。教育负效用的产生有其特定的内在规律性,只因过去没人去探寻它,所以,目前尚处于认识模糊阶段。笔者认为:教育对人的直觉敏感性、胆识、生存观念、劳动态度、人际关系处理及情感意识等方面都有一定的负效用。随着教育商业化趋势的增强,其功利性色彩将放大教育的负效用。因此,教育要实践科学发展观,就必须重视克服教育的负效用。

关键词:教育、负效用、发展、问题、规律性

AbstractThings are always divided into two sides, education is no exception. Issues that mostly appear in educated people can not simply boil down to the quality of education, intellectuals' common weakness is essentially a manifestation of education disutility. Education disutility has its own specific regularity, because it has not been explored in the past, it is now at a fuzzy stage. education has a certain negative effect on sensitivity of human instincts, courage, survival concept, work attitude, interpersonal skills and emotional awareness.With the increasing trend of education commercialization, its utilitarian color will enlarge the education disutility. Therefore, to develop scientific concept in education, it is necessary to attach more importance to overcome the negative effect.

Keywords: education; the negative effect; development; problem; regularity

 

众所周知,事物总是一分为二的。然而,教育似乎是个例外。人们通常只谈论教育的积极作用,从不谈论其消极的一面。人们甚至会把出现在受教育者身上的种种问题,都归结为教育的质量问题。其实,这是一种误解。殊不知,教育同样有其负效用的一面。我们不妨来思考一些人们所熟知的社会现实:

幼儿园的小孩常常都很乐于学会“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但中学、大学的年轻人却总是乐于自己的事情依赖别人来做,有的大学生甚至连打电话跟老师请个假、出门提行李等这类小事都要由父母代劳,让人觉得似乎受教育程度提高人却变得越懒;幼儿、小学生见了熟悉的人通常会主动叫声“叔叔好、阿姨好、老师好!”但中学生、大学生见到熟悉的长辈却常常会“视而不见”,似乎受教育程度提高反而变得更不懂礼貌;小孩大都明白“说谎”是不对的,但饱受教育的成人常会把说谎或伪装当成“聪明”的做法去效仿,让人觉得似乎教育让人变得更不诚实;没文化的人大都勤快、思想单纯、说话直来直去和能吃苦耐劳,而饱受教育的成人常喜欢“动口不动手”、拈轻怕重,说话办事“弯弯绕”,似乎教育使人变得更喜欢“空谈”和更难以琢磨……

让人困惑的这些社会现实,并非可以简单地归结为教育质量问题。科技的发展,在带来社会生产力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提高的同时,也带来了核威慑、高科技犯罪和环境污染等负效用问题;经济发展过程中,企业在获取利润的同时,常常会产生污染等外部不经济;教育的发展,同样也有其不可避免的负效用一面。这是客观规律,我们不能视而不见,更不能讳言之。现实生活中,集中在知识分子身上表现出的某些共性“弱势”或毛病,其实都有教育负效用的影子。比如,知识分子虽然明白“狭路相逢勇者胜”的道理,但未必能做得到“勇者不惧”。知识分子有儒雅和斯文的一面,但也有胆小怕事和失去了纯真的一面;有虚心好学、刻苦钻研的一面,但也有“死要面子活受罪”、虚荣和傲气的一面;有稳重和理性的一面,但也有保守、刻板和敢想而不一定敢干的一面;有精明能干、注重谋略的一面,但也有缺少仗义、善于伪装和不够率真的一面;有忧国忧民、识大体、顾大局的一面,但也有嫉贤妒能、明哲保身和好攀比的一面。如此等等,不一而足。总之,教育在改造人的同时,就像人类在改造大自然一样,许多“天然”的东西无意中被“毁”了。象纯朴、天真、好动、坦然等孩提时的“天然特质”,在一个饱经风霜的穷山僻壤的成人身上也许多数特质还保留着,但在一个饱受教育的文化人身上是很难找到的。

教育,尤其是学校教育,其负效用产生的原因多种多样。就教育的本质而言,一切外部因素对人的潜意识和行为能力所产生影响的过程都可称之为教育。如胎教、榜样教育、体验性教育、反省式教育、师傅带徒弟,以及各种言传身教等。既然是外部因素对人的影响,那么这种影响就可能是正面的,也可能是负面的。常言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这指的就是生存环境对人的教育影响。人们常说的家庭教育,实际上就是家长的言行对孩子成长过程所起的潜移默化的各种影响。上述诸多社会现实其实就是人在成长过程中所受的各种影响经过模仿和感悟所带来的结果。

人们常说的教育,大多是指狭义的教育,即施教者对受教者的意识和行为能力所产生的各种影响。如幼儿教育、学校教育、成人教育等。这种影响有时来自于外部知识和观念的灌输,有时来自于受教者自身的感悟。很显然,如果灌输的“精神食粮”质量不高甚至变质,则难免受教者被感染疾病而“误人子弟”;如果受教者的感悟出现偏差,则难免出现“误入歧途”的结果。可见,教育的负效用其实是很难避免的。即使施教者提供的知识和观念等“精神食粮”都是高质量的,但难免受教者的感悟是反向的;即使施教者灌输的东西质量不怎么的,但难免受教者的感悟却是深刻和开放的。所以,好老师教出的不一定都是好学生,而好学生也不一定都是好老师教出来的。教育的这种内在特性告诉我们:教育的效用具有高度的不确定性。这种不确定性预示着教育投入的风险所在。人们不应当只关注其正向作用而忽视其负效用的客观存在。

笔者认为,教育负效用的产生有其特定的内在规律性,只是因人们过去没有去深入探寻这些规律,所以,目前尚处于认识模糊的阶段。为此,笔者认为:教育对人的直觉敏感性、胆识、生存观念、劳动态度、人际关系处理及情感意识等方面都有一定的负效用。比如:

低学历的人当老板,高学历的人为其打工。这似乎是一种较为普遍的现实。中国如此,西方发达国家也如此。为什么会是这样?在意识、胆识和知识三者之间,教育在增加人的知识的同时,理性思维习惯的形成使其心理冲突也增加,故对直觉的敏感、决策的果断性等也随之退化。君不见,受教育程度低的人,大都思维简单、行为感性、爱凭直觉决策,敢想敢干。而知识分子则大都偏于保守、行为理性、思想复杂。因此,“高学历为低学历打工”并非是偶然现象。

著名作家韩少功先生对“山里少年”是这样描述的:“凡精神爽朗、生活充实、实干能力强、人际关系好的乡村青年,大都是低学历的。”“如果你在这里看见面色苍白、人瘦毛长、目光呆滞、怪僻不群的青年,……他们衣冠楚楚从不出现在田边地头,你就大致可以猜出他们的身分,大多是大、中专毕业的乡村知识分子。”可怜的农民父母,用自己的血汗钱让孩子尽可能多地接受教育,结果教育给其培养的是高傲的“游民”甚至是“无用之人”。乡村如此,城市里难道不也类似吗?当今的大学毕业生有几个愿意下基层去干脏活、累活的?在就业难的今天,面对越来越多的高学历“啃老族”,人们的心情是沉重的,难道花费巨大投入的教育就是为社会培养这种“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寄生虫”吗?显然不是。但问题出在哪里呢?根源在于人们对教育的错误认识。“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为了孩子的未来能“出息”,只知道让其读书、读书、再读书,结果连最基本的生活自理能力都丧失。其实,教育的内容和形式不是单一的,不只是学校教育,劳动、生活同样是最丰富和生动的教育形式。人情世故、吃苦耐劳的精神等更多地依赖于切身体验,从书本里是学不来的。毛泽东当年号召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或许主席当年也有跟先生类似的感受,因此,希望在艰苦环境里切身体验能解决长期接受学校教育所带来的情感、胆识、斗志、吃苦耐劳精神缺失等方面的弊端。但遗憾的是有益的机制探索被转换成了一场政治运动,结果事与愿违。

人们常说,“科技是第一生产力。”按理说,高校和科研院所办的企业具有“第一生产力”的绝对优势。然而,君不见,社会上效益最好的企业、发展强势的企业,以及行业龙头等往往都不是这些拥有雄厚人才和技术优势的企业。比如,高校的上市公司,人才、技术、资本等发展要素一应俱全,但大都业绩平平,发展迟缓,甚至要死不活。究其原因,大都是内耗严重,形不成合力。谁都清楚,知识分子成堆的地方是管理最复杂的地方,往往也是内部凝聚力最薄弱的地方。行政机关如此,科研院所如此,大学也如此,谁也不服谁,谁都觉得自己是最值得重视的。其结果就是矛盾重重,战斗力锐减。作为一种群体现象,这不得不令人深思。教育在培养人个体能力的同时,对其协作能力却无形中带来了弱化的负效用。因为,个体能力增强的同时导致对其他个体依赖度的下降,故久而久之就会强化“唯我独尊”的个体意识。知识分子的“臭毛病”就会越来越明显。

现实生活中,人们常常会用“书呆子”来形容那些思想僵化的“教条主义”者。但不可否认,现实中许许多多的事情是需要“不按常理出牌”的,因此,这种“野性”有时就是智慧的精髓。但读书人常常习惯于按规则办事,按思维逻辑和事物的规律性去认识和判别事物的发展趋向,即“按常理出牌”,其结果就难免“出乎意料”。究其原因,就是教育,尤其是学校教育,常常在传授知识的同时往往也在改变或形成人的思维及行为习惯,即教会受教育者“循规蹈矩”。当这种“循规蹈矩”的意识强化到一定程度时,就会表现为“呆板”或思想僵化。这也显示出教育负效用不可避免的内在根源。虽然这种“呆板”或僵化有时会被创新或探索所冲破,但创新和探索的高风险却常常会把人逼回“原地”。故保守和理性常常是读书人的共性行为特征。

综上可见,虽然我们尚不能从中得出教育负效用产生的基本规律,但至少我们可以看出教育的负效用是真实存在的。其实,许多事情我们不需要知道是什么,只需要知道不是什么就足够了。改革开放不就是“摸着石头过河”的结果吗?

忽视教育的负效用,容易滋生教育发展的浮躁心理,导致教育发展的畸形。总以为加大教育投入、发展教育,似乎任何时候都是对的。其实不然。比如,人们基于一种简单逻辑,似乎受教育越多的人素质也越高,则难免盲目追求高学历。而盲目追求高学历则导致应试教育屡禁不止,进而促使各类应试辅导的“教育快餐业”迅猛发展。盲目追求高学历也带来了学校升级和扩招之风愈演愈烈。技校、中专升专科,专科升本科,本科办研究生院,其结果是巨大教育资源浪费和“学历贬值”。现如今,不仅硕士研究生可以“批量生产”,博士研究生也可以“批发”,甚至可以“业余”,教育发展的畸形表明其科学性和严肃性已经异化,让人不得不更担心教育的负效用会随之放大。其实,除大学和科研院所那些纯学术和科学研究性岗位之外,一般的管理和职员岗位,有大学学历已经足够,何必非硕士、博士呢?据说某地环境监测站招聘一名副科级公务员,竟有30多名博士前去应聘。高学历的贬值由此可见一斑。我们只需简单地推算一下,一个人从小学读到博士毕业,如果正常升学且其中没有任何间断,大约需要22年。一个在教室里坐了20多年的人,他的行为习性、精神斗志、思维模式和人际关系处理等基本定格在“学校圈子”的生存氛围之中,与社会实际必然会有较大的距离,但其心态欲求则会随着学历的提升而提升,进而促使其“距离感”会越来越大。因此,一般说来,学历越高的人进入社会后的适应期会越长,有些甚至一辈子都适应不了。在西方,只有那些真正对做学问有兴趣且愿意一辈子潜心学术的人才会去读博士,而我们的高校里,不少人纯粹是为了升官或评职称而前来“读博”。这种现象的蔓延,毫无疑问会强化教育的负效用,与教育事业实践科学发展观显然是背道而驰的。

改革开放以来,教育的长足发展有目共睹。九年制义务教育的普及为国民素质的提高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但教育在快速发展的同时,教育的商业化趋势也愈加明显,教育的公益性被逐渐淡化,而功利性色彩则显著增强,许多方面正朝着放大教育负效用的方向前行。比如,应试教育让义务教育蜕化成了“升学教育”,似乎教育的终极目标不是为了改造人,而是为了“升学”,于是,教育的重心脱离了生活实际、脱离基本国情、脱离了青少年成长的人格健康需要。在中文母语尚不具备基础时就开始下大力气学外语,结果是母语和外语都学不好。大学生连写个请假条都要冒出几个错别字已不是个别现象。花大量投入“灌输”的外语知识,结果大多数人不仅做了“无用功”,而且抑制了其对学习的兴趣。独生子女的一代,本需要强化其人格健康的训练,如劳动态度、交际礼仪、挫折教育等,但为了“升学”需要,教育的重心除了书本,还是书本。“因材施教”、素质教育等成了“纸上谈兵”。结果使教育的负效用日益被强化,自私、孤僻、懒惰、自负等成了新一代年轻人的典型特征。中小学办成了迎合少部分人的“升学教育”,而大学则沦为中学的延伸课堂,“实习”教育名存实亡,专业训练演化成了大班上课。教育成了“照本宣科”或“闭门造车”的“梦工厂”。教育成了“产业”,学校如同企业,教学成本和生存压力摆在了学校管理者决策判断的首位因素,至于教育质量早就被许多漂亮的形式化“外衣”所取代。长此以往,教育的负效用迟早将集中显现,到那时,教育发展的结果就如同文化大革命践踏教育的结果一样,令人不堪回首。

总之,教育要实践科学发展观,就必须重视克服教育的负效用。探索和研究教育的负效用,并非是要否定教育对人才培养的积极作用,而是为了使教育更好地“扬长避短”和更健康地发展。否则,教育就难免陷入“播下的是龙种,收获的是跳蚤”的尴尬。教育乃强国和民族振兴之本,发展是硬道理。但“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欲速则不达,教育终归是要培养“有用的人”而不是“有学历的人”,规模和速度解决不了人的内在素质问题。教育的负效用现象值得我们警醒,更值得我们反思,千万别在“发展教育”的“大好形势下”让教育迷失了正确的方向!

 

 

主要参考文献:

[1] 钱理群 我的教师梦钱理群教育讲演录[M] 上海 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2008

[2] 韩少功 山里少年 文汇报[N] 上海 2003 8 29

[3] 朱永新 中国教育的人文缺失 书摘[J] 上海 20094

[4] 易中天 关于改革的话题 书摘[J] 上海 20093

[5] 许卓云 问学记 [M] 南宁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2008

 

学习研究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学习研究:

  • 下一篇学习研究: 没有了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